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关注 >

游客摔断30万玉镯晕倒始末:监控中未见争执

2017-07-04 17:50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刘木木 编辑:合肥网_HDnews 人气:

“30万”玉镯摔断了 晕倒的女游客失联了

红星新闻记者赴瑞丽姐告玉城还原事件始末 律师称游客“跑路”说法不当

-6月27日上午,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姐告玉城内,游客费建勤失手打碎了商家林某一个喊价30万的手镯后晕倒。

-该事件发生后经多重发酵,引发社会关注,公众质疑“地摊货”是否值此天价、中间鉴定机构的结论是否权威等。

-红星新闻记者专赴瑞丽姐告玉城,还原事件始末。

红星新闻记者 刘木木 发自云南瑞丽

碎玉之后

监控视频

最初赔偿价25万

女游客逐渐晕倒

这起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的“天价翡翠”事件,发生时间为6月27日上午,事发地为姐告玉城“林氏翡翠”柜台。该柜台由3名商户租赁,商人林氏只是其中之一。

姐告玉城的管理方,为德宏州姐告玉城实业责任有限公司。该公司提供给红星新闻记者的监控视频显示,10时10分,费建勤缓步逛至“林氏翡翠”柜台,她穿着一身深色衣服,左手拎着一个挎包。

林氏翡翠柜台有两名女性工作人员,姐告玉城的管理方介绍,负责接待费建勤的是一名缅甸籍女服务员,当时双方没有进行太多交流,费女士也并未询价。

10分22秒,费建勤从柜台上拿起一个镯子。10分25秒,费建勤把镯子往左手上戴。10分35秒,镯子摔地,玉碎声和惊呼声吸引附近经营者纷纷扭头。

随后,费建勤在地上分两处捡起摔碎的手镯。

此后双方一直就赔偿事宜交涉。德宏州姐告玉城实业责任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月超介绍,这个交涉的过程一共有10余分钟,“缅甸籍员工喊价是30万,因自己不能做主,最初提出的赔偿价格是25万,但费建勤说自己身上只有1.3万,她电话叫来同伴,也只能凑齐1.5万。”

由于差价巨大,费建勤和林氏翡翠的交涉一直没有结果。坐在柜台前凳子上的费建勤慢慢晕倒,玉城的部分商家参与了急救。

120赶到后,医生对费建勤进行全面检查,确定其并无大碍。随后双方继续交涉,“一直交涉到下午6点,还是没有结果,这才选择报警。”李月超说。

未见争执

老板店员态度始终很好

愿赔偿但超出能力范围

“我是费建勤,江西上饶人。”红星新闻记者掌握了两段拍摄于当日的视频,费建勤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

费建勤告诉商城管理方,她“家里遇到了很多事”,这次到云南是为了散心,她有不吃早餐的习惯,当天也是空腹出门。

费建勤说,她这趟行程是自由行,没有报旅行团。行程中她遇到两个浙江人,但相互之间连名字都不知道。两名浙江人称比较懂翡翠,会砍价,于是他们当日一起结伴来到姐告玉城。

进入玉城后,一行人分散,各自寻找喜欢的玉石。费建勤独自一人来到“林氏翡翠”,“我看到了那个手镯,觉得非常漂亮,于是试戴了一下。我问多少钱,店员说要30万,我说这个东西太昂贵,没有这个经济能力,这就把手镯从手上褪下来,一不小心就掉在地上。”

在监控视频中,红星新闻记者没有见到林氏翡翠与费建勤有争执场景。

费建勤表示,“老板、店员的态度始终都很好,并没有说难听的话。我愿意赔偿,但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只能一直说对不起。”她称,她休克之后,林老板还安慰她说破财消灾。

姐告国门派出所进行了调解,该所一位副所长称,由于是消费纠纷,双方冲突也不大,派出所并没有做笔录,最后建议双方走司法途径解决。

林氏翡翠回复红星新闻记者,目前他们已全权委托律师处理此事。

鉴定之疑

为什么一鉴定就“缩水”12万?

多部门介入调解 鉴定人回应质疑解释评估依据

除国门派出所,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姐告工管委、旅游部门等多部门纷纷参与了此纠纷的调解,但未成功。

“地摊货”是否值30万天价?此事经社交媒体传播后迅速发酵,姐告玉城乃至整个云南的旅游、玉石两大市场饱受质疑。

6月28日,瑞丽官方就此事发布调查结果称,此事为意外事件,现场并没有发生强买强卖、欺诈、胁迫、诱导等违法相关法律、法规的行为。

调解期间,林氏翡翠提供了由云南省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研究所出具的《天然翡翠饰品合格证书》。

瑞丽市宝玉石协会评估专业委员会的专家也到调解现场对手镯进行价值评估。由该协会常务副会长储云春等三人所作的评估意见称,价值人民币18万元整。意见称,该评估依据当前瑞丽翡翠市场价进行,仅供参考。三名评估人还建议,损坏手镯可使用镶嵌包金方式修复,依旧美观可佩戴。

不过,评估非但没能化解纠纷,反而让此事招来更多质疑。其中最大的质疑声是:喊价30万的手镯,为何鉴定只值18万,为什么一下子“缩水”12万?宝玉石协会的鉴定,可信度、权威度又有多少?

参与此次评估工作的储云春解释,这是一条原条手镯,相比扁条镯更费料,该手镯质地较细腻,飘的是绿花,相比飘蓝花价格更高。他说,翡翠的种水、质地、颜色非常复杂,在国际上也没有一个标准的价格评估体系。

玉石商人白洁(化名)介绍,灵动感强、颜色嫩、晶体细腻、杂质少、水头老等因素,是行业评估一块好翡翠的依据,但这需要具备多年经验者才能作出判断。

再起风波

摔坏“30万”手镯后游山玩水?

姐告玉城方面称女游客“玩消失”,隔空喊话求正名

李月超认为,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当前各方的困惑,“只要她真的能证明自己无力赔偿,公司和市场的一些爱心商家都愿意资助。”

玉城工作人员称,费建勤当时含糊其辞,“她诉苦称自己江西老家有两三套房子,但因为丈夫治病的原因变卖了,可她一会说丈夫病重,一会又说丈夫死了;一会说儿子还没大学毕业,一会又说儿子已经工作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她昨天(6月29日)开始就电话失联,和我们玩消失。”6月30日,李月超在其办公室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外界误解越来越深,他们不得不隔空喊话,希望费建勤女士为玉城正名。

“林氏翡翠喊价30万,不代表这只手镯就需要30万成交,它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如果费建勤不认可瑞丽市宝玉石协会的评估,她可以找其他地区的机构来评估。”李月超说。

姐告玉城的“愤怒”还在于,费建勤在“摔坏30万手镯”事件后竟然还有心情游山玩水。

红星新闻记者掌握的两段视频,记录了费建勤在事发后的部分行迹。一条视频显示其坐在疑似游船上,另一条视频显示其坐于某红木门店前,两段视频有画外音称:“摔坏30万玉镯的费女士,开心得要命,逃跑了!”

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两段视频分别摄录于瑞丽边境某河段及市区一红木工艺店门口。红木工艺店的视频摄录于6月28日,此前费建勤在此选购过部分商品。

律师观点

游客“跑路”说法不恰当

判赔和能赔是两个概念

那么,费建勤能“跑路”,有必要“跑路”吗?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李春光认为,此事件中,游客费某有明显过错,经营者也有明显的责任,“游客承担主要责任,经营者要承担一定的责任或者说次要的责任。”

他认为,对于那些不懂如何佩戴手镯的游客,经营者要能预见风险,为降低这种风险产生,经营者就应该采取铺设足够厚的地毯等措施。

至于费某“跑路”的解读,李春光认为不太恰当,“既然公安部门介入了调解,那么游客的身份是被确定的。费某拒绝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商家可直接诉讼,不存在跑路一说。”

他说,经营者如认为侵权行为人拒绝和解,可以直接起诉,但法院判令对方赔偿多少钱和对方能赔多少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该赔多少是根据双方的责任和商品的价格决定的,能赔多少则是根据对方的履行能力决定的,判赔多少但对方无能力,法院的判决也不一定得到完整的执行。

7月3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瑞丽市人民法院立案庭了解到,目前,林氏翡翠尚未到法院提请民事诉讼。据悉,瑞丽市人民法院此前打算组织的一次庭前调解,费女士称自己身体有恙,调解延迟一日,但次日费女士即失联。

而在事发地姐告玉城外,已多了一块“友情提示”牌,上面书写“本市场……珍贵珠宝玉石较多,请顾客朋友轻拿轻放,如有损坏,照价赔偿”。

新闻多一点

走进姐告玉城

很多商人开豪车摆摊

30万玉镯只是普通货

姐告玉城距中缅边境线不足10分钟的步行路程。

2000年,受政府优惠政策吸引,玉城公司股东决定在姐告选址建造玉城,当时这里尚是一片不毛之地。经过近20年的发展,姐告玉城逐渐成了知名的翡翠毛料集散中心。

李月超称,它之所以有今天,最初是由做毛料的广大缅甸商人撑起来的。

姐告玉城的最大特点,在于它的“早市”,中午1点前这里人流如织,之后便关门歇业。李月超说,这种现象的产生原因之一,是中午、下午天气炎热,缅甸商人在这个时段喜欢喝茶休憩。姐告玉城目前有商户1800余户,其中缅甸商人占30%左右。

凡在这里买卖者,大多在瑞丽市区拥有自己的铺面。来自山东的玉石商人王其鹏介绍,这里的地摊是全世界最昂贵的地摊之一,很多摊主开着数百万的豪车,拎一个旅行箱到此摆摊,一颗小小的戒面动辄价值上百万甚至上千万,30万的翡翠手镯只是普通货。

从2011年起,福建人白洁就开始到姐告玉城“摆地摊”,其铺面从当年的0.5米增加到了现在5米。她说,和店面买卖不一样,姐告玉城是自由交易市场,挑选空间大,“大家知根知底,没人会漫天喊价。”

“我们不是旅游购物点,无一辆旅游大巴停在姐告玉城附近。我们的特点,是像买菜一样自由。”李月超说。

关键词:游客,摔断,30万,玉镯,晕倒,始末,监控,未见,争执,30